资讯中心
公司动态
金市资讯1
外汇/原油市场
金市解盘
金市数据
交易提示
金行动态
常胜周评
评银点金
黄金课堂
常胜日评
金市资讯
最新公告
会员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刷新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快速导航
预约开户 开户指南
软件下载 常见问题
炒金学院 业务特点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内容
 
投资大师的技巧和原则
来源:admin  发布日期:2009-10-19 14:12:49  点击次数:2295

  从某种意义上说,费希尔.普赖斯以及巴菲特都遵循了相同的投资原则:如同栽下树苗,然后看着它不断地长大一样,投资一只成功的成长型股票,然后分享其成长所创造的价值.只要价格适当,这种方法就不算太冒险,一只股票只要过去在成长,现在也正在成长,那么就有理由相信至少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它会继续保持成长的趋势.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都偏好挖掘价值被严重低估的股票.

  巴菲特对商业经营很精通,思维方式也和生意人类似(格雷厄姆则不是如此),他很强调商业经营特许权以及公司拥有富余资金的重要性.比如,一家规模中等、成长速度缓慢、运作良好并且拥有超过其所需资本的银行,就很适合巴菲特的选股标准(这是受格雷厄姆的影响),但是费希尔、普赖斯和坦普尔曼却未必对其感兴趣。巴菲特不喜欢购买高市盈率的股票,他认为股票的赢利和价格之比应接近于债券的收益率,当然,当他持有的股票市盈率过高时,他会很乐意地抛出。

  费希尔居住在圣.弗朗西斯科,著名的“硅谷”就位于附近,那儿有许多半导体和其他的高科技公司。他也由此了解了高科技产业的成长性,他认为这就是普赖斯所说的适合成长的肥沃土壤,而这些恰恰是坦普尔曼和巴菲特不感兴趣的,费希尔喜欢坐在他的旧汽车里和各行各业的经理们谈管理,他发现,公司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管理水平的高低,在公司创业过程中则是更如此,良好的管理可以使公司长久地保持魅力。
  和其他人相比,普赖斯的观点是最长期的,他是个未来主义者,他很注重能长期保持的高成长。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愿意为这些股票支付更高的价格。普赖斯曾经说过,往往是处于成长期中的公司因能够获得良好的管理而获得成功,而不是最好的管理能够推动停滞不前的公司进入高速成长阶段。一旦一家公司能够成功地在高成长的大河中航行,普赖斯就要搭乘数年,而不是象坦普尔曼那样频繁转换,坦普尔曼追求的是高速的成长,而巴菲特、费希尔以及普赖斯则更看重能够保持的成长,这两种理念都是有用的,如果你投资宝洁和MMM这样的年成长率12%左右的公司,你可以获利颇丰,但你在投资施乐、宝丽来、雅芳、麦当劳时,如果能适时地离场,你可能会赚得更多。
  坦普尔曼和格雷厄姆都是在投资便宜货,但格雷厄姆需要的是财务角度的便宜货,比如价格远远低于其净资产的股票,而坦普尔曼投资的是在未来几年内每股净资产能远远超过目前股价的股票,所以他看重的是股票的成长性和当前的价值。坦普尔曼不像费希尔那样熟悉高科技产业并且擅长管理,不像巴菲特那样关心净资产收益率和是否拥有专利权,对于已保持了很长时间成长的公司,他比普赖斯表现得更谨慎。他的思维方式是一位股票市场的交易者,而巴菲特和费希尔更像是位商人。他希望购买那种价格已便宜到不得不上涨的股票,以使他能够获利了结。他从不像普赖斯和巴菲特那样梦想从密西西比河上游顺流直下,因为他不喜欢获取全部收益的操作方式,他不愿在市况很萧条的情况下死守着原先的计划不变。没有睿智的洞察力,也没有非凡的想像力,只要有利可图,他就会去做。
  对于保罗.卡伯特和和拉里.蒂施,除了现实主义和果断行事之外,恐怕没有别的投资方法了.当公众都有自己的投资观点以及激动人心的理论时,你得卖出手中的股票;当公众陷入极度恐慌、幻想纷纷破灭的时候,你应把股票买回来。
  卡伯特和蒂施追求的是好的商品,而巴菲特追求的是最好的公司,只有普赖斯能像卡伯特投资多姆石油公司一样获得成功。卡伯特目光长远,善于冒险。如果衡量一下所投资股票的质地,格雷厄姆恐怕处于最低层,巴菲特和卡伯特则处于最高层,而坦普尔曼和蒂施会买下任何价位适当的股票。
  格雷厄姆的思维很数学化,用“银行家”来形容他要比“商人”更合适。他的方法的魅力在于银行家式的安全性,几乎没有人因使用他的方法而而赔钱,如果你能用X射线一样的洞察力发现价格10美元的盒子里放着20美元的钱,你当然不可能会赔钱的。当然,你也用不着去预测未来。
  格雷厄姆投资理念的精髓:他总是着重评价企业的现在,而不愿为未来费神,他认为股票现在值多少钱要比将来能卖多少钱更重要,因此你应该选准股票坚决持有,要么等到其他人被其发展前景所吸引,要么等到清算人来临。
  克罗尔和威尔逊在交易中都运用了心理学的方法,但他们运用的途径各不相同。克罗尔喜欢紧紧盯住他的图表,像猎人猜测猎物会在何时出现一样寻觅投资机会,看准某个交易品种如快速列车疾驰般的运动趋势,并利用这个趋势赚上50万美元。他通过交易品种的市场表现来判断投资者,内幕消息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价值。威尔逊恰恰相反,他关心他做空或者做多的股票的内幕消息,当然,他更关注大众对突发性消息的反应是兴奋还是绝望,与事后他们回过头来再看这个消息的感觉之间的差异。他就像一位试验者在观察一群老鼠惊恐地逃窜,他非常清楚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他人性的一面使得他能够洞悉贫苦大众们的心理状态,而他狡猾的一面又使他毫不内疚迅速地吞下任何猎物。
  纵观每位大师似乎都有着以下的共同特征:
1、他是一位注重现实的人。
2、他十分精明,可以说是天才。
3、他对事业十分执著。
4、他富有耐心并善于自律。
5、他是一个孤独的人。
  你要成为某一领域的大师就足够了,而不必专心于研究太多的领域,除非你因为擅长的领域被关闭。例如,你不必既精通成长型的投资方法,又精通价值型的投资方法。并且,我也不敢肯定我们的大师们是否会如此多才,他们中的大部分只精通整个投资领域中的某一部分,尽管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去掌握其他领域的投资技巧。
  投资需面对现实,包括现在和未来。如果投资者有自我欺骗的倾向,那么他迟早都会遭受惨败,确实,通向失败的道路简直太多了。我想现实主义应该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品质,人的心理状态是平衡的,像时钟一样良好的工作,而经验和学识可以调节这座时钟,当然,调节只能在时钟本身没有毛病的条件下进行。
  至于智慧和常识,坦普尔曼是位学者,巴菲特和格雷厄姆完全可以胜任天才的称号,费希尔则在15岁就进了大学。
  伟大的投资者以及任何其他伟大的人士都热爱自己的职业。你只要了解他们是如何争分夺秒地工作,留心他们谈到自己的工作时眼睛如何发出光芒,就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他们通常都有一种压倒一切的竞争欲望,虽然他们常常隐藏这一点。他们起先一般很贫困,因此,他们都有寻求经济安全感的强烈意识。当然,他们在无止境地对投资进行实践和思考,他们对投资有着非常精辟的见解。费希尔、克罗尔和威尔逊对于工作可以说是偏执狂,当然,普赖斯也是如此。
  在这个行业中,你不能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做诸如四处打探传闻之类的事情。你必须做到自律,并支持你的基本的投资方法。另外,你还必须抛弃一切不切实际的目标,如试图通过短时间的交易暴富,试图发现一些不可能存在的技术分析方法,或者按照一些固定的公式来进行投资。你不应投资那些你根本不了解的股票,或者说,你不应从比你更了解某只股票的人手中购买股票,在这种竞争性的游戏中,你必须全力以赴,发挥你所有的才华,否则你很难成功。
  投资大师们的最后一个共同点是他们都是独行者,我在前面曾经谈过这个问题,涉及如何发现并且和投资经理一起工作。投资大师之所以孤独恐怕有两个原因:首先,外界的人常依据别人的反应来对自己进行定位,他们希望得到尊重,但自己往往不时地表现出敌意,尤其是对那些胜过自己的人,因此,几乎所有伟大的领导人、艺术家和思想家只能是更孤独的人;其次,买进大众所抛弃的,卖出大众所看好的,这是投资大师们进行投资的核心所在,因此,他们必须走在众人的反面,做一个独立的思想家,一个愤世疾俗的人,甚至做一个怪物,此外,在感情上他们还必须具有相当的恒心去以孤独为乐。
  投资的禁忌:
避免投资广受欢迎的股票。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被人们狂热地喜爱的话,股票一定是其中之一。但如果每个人都认为某只股票价格很便宜,那么就可以断定这只股票价格其实已被高估。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公司将走下坡路或者股票的价格再也不会上涨,只是需要时间来填补这段被高估的价格。在60年代末期,IBM简直是一只被神化的股票,其价格为300美元。IBM公司一直在创造着奇迹,在随后的10年内利润上升了7倍,股利上升了10倍,但是这10年中IBM股票一直没有突破300美元。从杂志上统计的热门股名单,并观察一年或者两年后的表现,结果发现它们的市场表现要比平均水平差30%。
  这就是热门股所具有的“魅力”,热门股往往代表由于广受众人喜爱而定价偏高的优秀公司,你很难能通过这些股票赚钱。
  如果一只股票在几天或者几周的时间内疯狂地上涨,那么这条原则也同样适用。你最好不要碰这种股票,让它休息一段时间吧!
  正确的买入时机应是当你感到买入的举措很古怪,冒险、不确定的时候,人们反应往往是疑惑地问:“你买那种弊脚货?”或者说“我根本看不出它在六个月以内会有什么动静。”而后来,等到每个人都对这只股票赞赏倍至时,则表明你应该卖出了。
  2、避免投资风靡一时的行业。历史上曾经风靡的行业多不胜数:50年代的原子能热,60年代的计算机热,1978-1979年赌博公司热等,但后来这些气泡都破灭了,追逐热门行业的股票是很危险的。
  IBM和施乐印刷公司在各自的行业都是赢利能力最强的公司,要想投资计算机和复印机行业而不赔钱,你最好抛光手中持有的其他公司的股票。
当某个公司更改自己的名称以表明介入一个新的行业时,你最好向这个行业投去怀疑的目光。
  要想确证你投资的不是热门行业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去查阅华尔街的出版物和经纪人的研究报告,如果这家公司最近几年很少被提及,你的投资通常是安全的。
  3、避免做新的冒险。对于理性的投资者来说,冒险是极不合适的。毕竟,大多数冒险的结果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巴菲特的观点无疑是让人信服的:买入前景不明、管理松懈、将来可能会发生财务危机的公司股票进行赌博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耐心地等待下一个熊市的到来,你会发现你可以在每股净资产以下的价格买任何最好的股票。
  4、避免投资公认的成长型股票。如果一只成长股票为大众所公认,那么相对于其价格而言,成长性可能就不怎么突出了。许多在多年前被公认为成长型股票的著名公司仍然紧紧抓着这个荣誉不放,其价格也如处于山巅一般。
  5、避免投资重工业蓝筹股。如果你投资一只业绩比较固定、价格颇高的重工业“蓝筹股”,你可能会很失望。购买这种声名显赫的股票,问题往往要多于机会。经过现实的折旧之后,这些公司的利润实际上比披露的要少,即使在计算期内有一笔利润,那恐怕也是通过增加负债来弥补现金赤字而致。
当你购买老牌的成长股和重工业股时,关键就在于价格,你得问自己,相对于这个价格的回报率有多高?股利是否能保持稳定?10年之后这些股票是否能当之无愧地享有成长股、蓝筹股的称号呢?
  6、避免投资骗人的玩意儿。这些骗人的投资对象一方面交易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又缺乏内在的投资价值,根本就不能视为投资,它们只是赌具而已。
投资的含义是满足工业的资本需求,而获取一定的回报,而那种赌具的经济功能在于剥夺和诈取。
  7、债券并不能使资产保值,最后一种糟糕的交易就是购买债券,除非你将利息重新投资。这种保守的投资方式是很不合理的,曾经有人把债券比喻为“有保证的剥夺证明书”。债券的税后收益率一般都低于通货膨胀率。投资债券8-10年后实际价值可能就会变为现在的一半,而到16-20年后仅为1/4。
  8、忘掉技术分析。有一个股票市场投资的体系在本书中没有被描述,那就是所谓的技术分析,原因是我几乎没有发现什么使用技术分析而大获成功的投资者。股票投资的基础在于价值分析,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途径。而技术分析不顾股票的内在价值,试图通过图表中股票的走势来预测未来的价格变动。
  事实上,你不能根据某只股票上个月或上一年的走势来预测下个月和下一年的走势。经纪人所说的那一套都是骗人的。就犹如书店的销售人员不看书的内容就预测下一年书的价格一样。经纪人应该并且能够做的是提供一只股票的基本信息,以供客户决定是否购买,这需经纪人去跑腿、去研究,与公司和其竞争对手接触,向行业内的专家咨询等。
  试想一下,这是多么的简单和无聊:当股票价格为50时,你预测该股在47的价位有强劲支撑,目前正在盘整,预计可以突破至54—56的区域,如果跌破47必须止损。我曾经跟每一个见过面的技术分析家都开过同一个玩笑:投资者如果相信技术分析,那他就要准备把一半的钱付给经纪人。那些所谓的技术分析家告诉投资者,如果按他说的去做,就一定能赚钱,比如他说宝丽来是一只形态极好的股票,投资者确实可以在这个价位买进,等待股票的上涨和下跌,其实上涨和下跌的概率各半,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试一试运气呢?但请别忘了经纪人佣金和资本利得税,长久来看,不管你每次赌博的输赢,你都得支付这些相当可观的费用,这样投资者恐怕就不难得出结论了。当然,并不是说证券交易委员会应该禁止注册的投资咨询者利用技术分析的方法提供咨询服务。
  需要另提一下的是,自从约翰.马吉去世后,最著名的技术分析泰斗就是詹姆斯.丹斯.1974年10月,丹斯先生运气可能不佳,他预测股票市场将出现前所未有的大熊市,结果,市场在短短的一年内从600点上涨到1000点,许多股票的价格翻了三番.一个月后,他又开始预言:金价将近创历史新高.结果,金价挣扎了一番之后,在其后的一年内跌去了一半(尽管后来又慢慢地回升).
制胜策略
  哪些是管用的?
  大家一开始必然会问,是为谁而工作?正如我试图指出的那样,几乎没有人像罗伯特.威尔逊那样运用投资技巧为他自己工作,这恰恰是因为他在这方面比众多的投资者和失败者要做得好(克罗尔的技巧实际上即使对克罗尔本人来说也是不可能付诸实践的).下一次在你听信让人心动的各种传闻,而买进那些本身并不十分了解的“货真价实”的股票时,不要忘了有人正在卖出你在买进的股票—可能有人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也可能他们知道的比你还要多一些,而他们对当时的特定情况也是很精明,很了解和感兴趣的。如果投资者都坐一个大厅里,看到拉里.蒂施或者约翰.坦普尔曼正在大厅里的另一边背对着他们在进行交易,那么不管买入还是卖出,大家都会更谨慎一些.他们将怀着敬意与慎重处理这种情况,就像本地棋类俱乐部的一千人在与一名外来的老手玩车轮赛游戏时,大家被轻易地打败一样.

  那么,我们从分析到的几位投资人那里得到的主要投资原则是什么呢?其中又有哪些是其他投资者可以仿效的呢?以下几点是每个人都可以采用的:
  1、只买一只你对这家公司经营状况比较了解的股票。股票并不仅仅在于其本身,就像是一只鸟,你总是希望它能从50飞到100。股票应当是被看做从事一项特别的生意,就像你部分拥有一幢房子一样。
  假设你在原先对房屋购置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打算在只有一周选择期限里买房子,最傻的办法是将时间都花在不停地打电话给经纪人和担心经纪人的讲话上,明智的办法是去找一位评估人员来对房屋进行检查,估算一下必要的修理和改造费用,也许还需要对邻居家和别处类似房产的价格进行一些比较。你可以去和邻居们聊一聊,了解一下分区情况和一些规划的变化,去参观学校,拜访市长、牧师和警长,逛一下银行。这些可能刚好花去你一周的时间,然后你作出的选择肯定会比坐在家里与经纪人纠缠的那些人要明智。

  投资者在购买股票时必须详细了解一下公司的生意情况,包括公司的管理层是不是非常胜任,研究能力怎么样,目前机器运行情况如何,公司的现金量是多还是少等等。不然,这种投资就是很荒谬的,然而事实上,对公司的这些情况进行了解的投资者往往寥寥无几,这真是可笑。他们在买入股票后,不去关心公司公布的年报而只是看看股票的行情。他们甚至因为怕麻烦而不愿意去了解向他们销售股票的经纪人是真正了解公司的生意情况,还是只凭他们的感觉。
  每一位优秀的投资者总是对他感兴趣的公司有着特殊的、很详细的了解,同时也比较清楚整个公司的价值,有了这些充分的依据,他就可以决定是购买公司股票的百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
  2、在股票不被人们看好,特别是在股票存在争议时买入,避免购买竞争的一个办法是在一只有价值的股票被大家抛弃时,你有超人的智慧和勇气去买入它。另一个办法是你知道这家公司极为出众,所以即使价位不占任何便宜也可以将其买下。
  3、要有耐心,不要受行情波动的干扰。可以预料的是,股市就像天气变化一样总是有涨有跌,尤其不要只是因为股票从你买的价位往下跌,或者是后来重新升至你的买价时,你就将其抛掉。你付出的成本只是偶然的,对此股票并不了解,它不会有意要避开你;同时股票的行情也影响不了公司的前景,你所需要关注的是公司业绩,而且是股票价格。
  4、投资,不要猜测。听信各种花言巧语、没有根据的猜测和传闻而摇摆不定,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些代价包括转手成本(经纪人佣金以及出价与开价的差额,再加上高价买入和低价卖出)和也许比这还要高的机会成本。比如说,抓住一个生产一般性产品的重工业企业的股票从底部反弹的机会买入,尽管其缺乏内在成长性,但对于拉里.蒂施来说,这仍不失一个好的选择.数年来,他买入和卖出了多家公司,但他并不想永久性地去持有任何一家公司.这对于那些广泛涉足各类产业并了解企业状况和价值的金融机构来说,也适于采用这种方法.但就个人投资者而言,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即使他们看中被大家普遍看好的出色公司的股票,但手中有限的资金限制了他们大笔买入.在这里,巴菲特是对的:只买那些即使股市关上10年你也乐于持有的股票.
  这就像你的房子一样,如果你很合算地以10万美元买了一套房子,然后又花了3.5万美元增加了一间车库并作了全面的改进,此时你并不会急于了解能不能马上以15万美元的价格再将这套房子卖掉.你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将来你想再把这套房子卖掉的话,只要你不是非常急于成交,生产价格总是会给你的这些额外投资以相应回报的,这才是你需要真正明白的.
  5、高收益往往是个陷阱。一个好的公司总是会有机会通过现金投资取得15%、20%甚至更高的回报的。把你的钱留在公司以获得那样的高回报,要远强于那种从公司抽回分红然后再投资到债券或者从事另外一项投资的方式,后面一种方式获得的回报要比前者低得多。
  许多高收益的公司往往是个陷阱。公用事业类、国内油气类或者化工业企业长期负债的累积,往往要快于其以税前分红方式付出的现金,这就好比一辆破损的脚踏车,迟早会转不动的,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将会给其股票以致命的打击。
  6、只买现在价位很低,或者几乎可以肯定会很快超出目前价位的那些股票。当然,有时你可能会同时碰到这两种情况。假定你以净资产值(几乎都是现金或者等价物)2/3的价位买入一只不错的银行股,通过获取再投资的收益,公司的价值会不断地上升,假设说每年以15%的速度在增长,同时还会支付合理的红利,这样就会使你处于非常有利的状态。可以肯定的是,在公司净资产增加后(若以每年15%来计算,那么经过五年左右的时间就会翻倍)。生产也会相应地以2/3或者更高的比例来对这只股票进行重新评价。市场价格迟早会达到公司净资产的水平,或者甚至是净资产值的1.5倍.当然,每经过五年左右的时间红利也会翻倍,因此无论市场状况如何,你都不会有错,除非世界末日来临.这听起来很简单,当然,如果你把自己的目标定得现实一些,同时去买一些你比较了解的股票,那么要做到这一点确实也不是很复杂和很难的.
  7、如果股票普遍不怎么便宜,那最好别去买。下一波熊市很少会超过两年或者三年的。
  8、关注一下基金管理者在做些什么。可以确信,基金相互间对对方的情况也非常关注。通过一些机构你就能得到那些表现突出的基金的计划说明书和季度报告。如果愿意,也可以买一些它们的股票。定期关注一下那些令人感兴趣的基金管理者在买些什么,同时又在卖些什么。
  9、如果你发现去分析公司很困难的话,那就花钱请别人来从事投资管理。若你只有10万美元或者更少的钱来进行投资,那么要想实现低成本的投资组合,花钱请别人来管理是你惟一的选择。这时对你来说,一只好的基金(或者一位好的管理者)的管理费用大约是1%,或者是1000美元一年(可减免课税项目)。一个明智和勤勉的投资者能够挑选出三—四只好的无负担基金或者限额基金,然后通过它们获得优质的管理服务。如果投资者善于分析公司,那他可以自己去干,而不要去花那1000美元请别人做;若是他不擅长这种事情,那他还是委托别人去做为好。
  那么,资金量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值得你自己去做呢?20万美元?50万美元?还是100万美元?没有明确的答案,其实这里主要还存在着一个个人性格的问题。一般来说,人们有时在进行重大选择时,往往主要是受感情需要的影响,而并不是像个经济人那样。在实际生活中,投资大户们很少去买基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去雇用职业的投资管理人员。也许越来越多的大户会选择基金,而不是去请职业投资顾问,但他们需要投资顾问那样类似于医生或者牧师所能给予他们的心理安慰。另外,大多数投资者喜欢和那些他们自认为值得信赖的人商量,而不管别人与自己当时所处处环境有什么不同,或者观点是不是有道理,同时也不考虑一下是否还有别的一些意见,或者别的一些投资领域,包括房地产、保险等。在某种程度上讲,投资顾问应包括相当多的个人理财计划方面的内容。
  投资顾问一般不会将管理的资金再托付给其他投资顾问的基金来管理,一方面是害怕给人留下自己赞同别的投资顾问的印象,另一方面是不愿意看到出现两种费用水平。举例说,如果作为一种得到坦普尔曼股票投资组合的途径,我为我的委托人买了坦普尔曼增长基金,那以委托人就会合理地向我提出为什么不去直接购买这些股票,以省下给坦普尔曼的费用。总体说来,委托人是对的。
  有很多理由可以支持我的委托人去直接买一些坦普尔曼管理的基金,以省去给我的费用,并将其置于专业管理账户之外。研究一下基金管理者所说的,并从他们的投资行为中找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可以称其为“反向推理工程”),这些将会给你带来意外的收获。
  10、选择一个适当的投资策略,然后坚持下去。如果你要在“即时低价”与“未来成长”两种投资理念中选择一项—假定你不能两者都选择—那么,你就必须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比较一下你采用哪种方法:
  1、你的经验和技能(包括你能在这方面花费多少时间)。
  2、你对低收益和市场多变的承受能力,以及对投资带来的两种不同结果的承受能力。
  3、你属于哪一类的纳税人。例如,由于是免税的,因此对非课税来说,购买市政债券的价格比购买公司债券的价格要高一些,同样,对于一个纳税人来说,购买优先股的意义也是不大的,它的收益要低于具有相似风险程度的公司债券,这是因为公司投资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免税的。
  出于同样的原因,对于一个纳税等级很高的投资者来说,去找一只廉价的股票,接着几年后就将其卖掉以赚取收益的做法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即使他成功了,他还必须支付相当高的资本收益税,其实他还不如选择去买一只“普赖斯式”的能够长期持有的公司股票。另外,一旦有实力的投资者持有某家公司相当数量的股本以后,他就能够花时间来对公司进行全面的了解和清楚的认识,直到他对股票行情的涨跌变得十分平心静气。一个投资数量很小的投资者,是不可能自己或者请别人花上数百小时的时间去研究一个公司的状况的,特别是还存在着这种研究很可能得不出任何明确结论的风险。然而,他能通过一些资料得到他所需要的一些信息,遵循格雷厄姆的投资方法进多样化的投资,这样他也就不需要去研究细节性的问题,投资也不会发生亏损。因此,那些小的投资者和免税或机构投资者更适合采用格雷厄姆的投资方法,而另外一些大的纳税投资者则更适于采用巴菲特—普赖斯的投资方法。
  11、要灵活机动。坦普尔曼、蒂施和威尔逊是正确的。老做法的基本原则用得过久,就需要让位于新的—没有一样新东西能够永远是新的。
从理论到实践
  有这么多的理论,那现在问题就来了:你能在实践中运用你所选择的这些策略吗?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理智和情感两个方面,它们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你对自己的情况越了解,那你采取不理智行为的诱惑就越少。
  1、价值投资。根据我与那些认真的投资者打了多年交道的经历者,本书的作者如果效仿“格雷厄姆式”投资方法的话,无疑可以取得丰厚的回报,其前提是只要他够认识到这一点,并且理解他在书中所读到的。如果他能学习一下格雷厄姆的《格雷厄姆投资指南》,甚至如果有能力再读一读《有价证券分析》一书的话,那他对格雷厄姆投资方法的理解就会更上一个新的台阶。据我猜测,如果投资者能够严格按照这种方法来运作的话,那从长期看,他可以取得优于市场平均20%的回报—虽然不会是在股市牛气冲天的时期。他必须不受任何感情因素的影响,不能因为突发奇想去买某只股票,或者是因为有成见而不买某只股票(1977年我买了希伦布兰德公司的股票,一家棺木制造商,由于我妻子的原因,我又把它卖掉了。结果到了1987年,在整个股票市场下跌的情况下,这只股票却涨了50%)。当然,投资者必须通过各种手段来运用好这种方法。
  格雷厄姆投资方法的魅力就在于它操作起来比较简单,任何人都能做到的。然而,如果许多人曾经用过这种方法,会觉得它并不怎么灵验,这是因为很少有股票会跌到能满足格雷厄姆购买标准的那个价位,这种机会不多。不过这种只是机会未到,当每当四年一个轮回的谷底或者熊市出现时,将会到处充满着机会。格雷厄姆只是告诉我们怎么才是低位,他的结论是建立在以前的历史资料基础之上的。你可能很熟悉对美国贫困程度和冬天气候寒冷程度的的判断标准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同样,市场涨跌的幅度标准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格雷厄姆方法似乎对机构投资特别适合,比如银行管理的养老基金。这种方法非常“谨慎”和系统,实际上很符合银行的经营风格,即时即地来处理业务。资本收益税的征收方法对一个非课税投资主体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同时它也不需要将具体的股票交由委托人告诉的投资委员会来谋求合理化——只有这种方法能够做到。很显然,即使只有一家银行运用格雷厄姆方法来进行大投资,那它所得到的回报也要高出以往所得到的。这样,改变这种标准的日期也就为期不远了;然而迄今为止,这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进一步说,如果这种“流动资产净额”标准变得过于盛行而机会丧失了的话,银行可以回过头去运用《有价证券分析》一书中所介绍的传统的比率分析方法,这种方法连计算机都能很容易地做到。在这方面,机构投资者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相对于私人投资者的内在优势:较强的持续研究能力,以及在客观评价方面的训练和经验。金融机构如果抛弃这种方法的话,那它就放弃了自身的优势,就像长颈鹿不是到高的枝叶处而是到低矮的灌木丛中去觅食一样。
  格雷厄姆系列“价值”投资策略的最大优点是你的投资不会有多大的损失,股票迟早会从低于其内在价值的价位上回升到它们的价格水平上。
方法这么简单,因此即使在实践过程中会遇到一些障碍,但运用这种方法的投资者总是能够坚持住他自己计划的。在他习惯于这种系统的投资方法以后,他将会发现越来越多的是购买股票的好机会,而不是恐慌性的坏消息。
  2、成长性投资。如果大多数纳税投资人自己真正有能力去做或者通过雇用专业人士来为自己买卖股票的话,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通过共同基金,那么我认为费希尔——普赖斯方法是最合适的,当然如果可能最好的能再兼顾巴菲特的标准。
  然而,这也会造成有人在大牛市终结的时候会出现亏损。几乎没有人——当然不包括大部分的基金管理人——能够下定决心在其整个职业生涯中顶住赶潮流的诱惑。
  由于有巨额的已实现利润作基础,一位热心的投资管理者在牛市终结时,可以将持有的股票放在口袋里捂上一年,而没有必要在股市暴跌时卖出去,因此往往也会因为捂得过久而丧失时机。即使是一位富有经验的老手也会投资顾问在牛市一年中“只”为自己挣了30%的收益而离开他们,加入到通过购买价值不确定的垃圾股而为别人挣了45%收益的那些人里面去。
  因此接我看,那些投资者在听取外面投资顾问意见的同时,应该把自己建立在智慧与常识基础上的想法体现在操作当中。
  同样的,即使是在股市暴跌时期投资者也可以通过购买稳定成长型的股票而受益匪浅:我认为,对于有实践经验的投资者来说,那实际上是最可行的投资策略。一旦他在熊市肆虐时期能够获得一人这么理想的投票投资组合,那么他就搭上了稳步上升的自动电梯,只要他完全可以不去理会那乱套了的市场。当然,他必须能够相信股票价值在实实在在形成和积累。他可以通过分析利润损益表、销售增长情况、股东净资产的赢利情况等等所有这些能很容易地在《价值线上》一书中找到的做法来确定。
  在运用这一完美的现实方法的同时,投资者还须通过观察类似的突发事件来判断这只股票是不是有足够的流动准备金,同时在机会出现后有没有足够的资金能够及时投入,有一个充裕的储备资金意味着投资者在困难时期也不必恐慌。事实上,如果在最困难的时期还有可支出的储备资金,那么他就有可能获得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益,积聚一笔真正的财富。
  ”成长型”的投资方法很可能会把我们引入受感情左右来进行投资的歧途上去,如果你对一些具体细节不是十分清楚而去运用所有这些原则的话,对你就不会有什么好处,在股市下跌到谷底时,你很可能就会加入到恐慌性的抛售中去。
  因此在采用成长型投资方法的时候,你就必须问一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就这么了解这家公司,以至于在毫无收益和股价变化无常的情况下,你仍然能够忍受?如果你对公司不是十分了解的话,那你很容易在股票被炒得很热时——这时候意味着价格也很高——因为经不住诱惑而买进它,然后在暴跌的时候又把它抛掉,这恰恰违背了股票的赢利原则。因此,不妨看一看诸如费希尔对好的投资管理的判定标谁,或者普赖斯和巴菲特的主要投资原则。如果你和你的投资顾问对其中大多数问题的回答能够令人满意的话,那你就可以充满信心地在不好的年景中持有投票。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上一条: 巴菲特忠告中国股民
下一条: 1040附近为较好建仓位,后市仍将上扬